老人与日出

凌晨三点,我早早来到甲板上等待日出,甲板上除了工作人员,只剩几艘小船发着微弱的光,还有呼呼的风。
走来走去,见没什么变化,进了舱里走廊慢慢等,约十分钟,一老者站在我身旁,问小伙子抽烟不,一股南京腔冒出来,我打开门随老人一起出去了,说道,我不抽烟,您是南京人?是滴是滴,li是哪人啊?我是苏州的。你一言我一句,老人自报退休数学教师,退休金一万多,不知不觉老人的烟一根接一根,我有点厌烦打了个岔说,有点冷 ,我要进去了,老人也不再说什么,再见!便走了
约五点,老人又到甲板了,又点起了烟,人陆陆续续多了起来,多是些上了岁数的人。大家一块聊着聊着,陪伴我的,除了海风还多了老头们的闲言与二手烟。老人问我几岁了,“24”,在场的人无不说道,真是年轻啊,我尴尬一笑。老人又说道,这小伙子3点就来了,精神可嘉,我竟不知是夸我还是在说我愣,只好沉默做罢。又过一会,天色渐亮,海平面慢慢亮起,老人说道,太阳东升,有点暖和了,我暗自心想,风还是那么冷,哪里暖和了?等到太阳完全升起,完成了心愿,我便去自助早餐吃了个饱,想回去睡回笼觉,看见老人坐在那独自吃着早饭,我不自觉走上前问到:你一个人?
老人吃着蘸糖烤面包,就白粥,还有鸡蛋油条。一边说话嘴里的粥还飞溅出来,显得不是很雅观,答道,我一个人跟团出来的,哎呦,出来走走挺好的......老人唠唠叨叨说了很多,可能是说的快了,夹杂着口音,可能是口齿不清,许多未听清,讲到了他儿子,不争气,从17岁高中毕业至现在34岁,从未工作过,曾经给他报了大专,他不学习,现在天天在家里打游戏,话语中尽是不满。我自嘲到,我小时候也不爱学习,爱去网吧打游戏,我妈发现了,曾经拿这么粗的棍子打我(用手比划着),打到我大腿,棍子都断了。老人听了呵呵笑着说道:“小伙子你起码有自知之明” 有没有我也不知道,其实长大了更多时候很迷茫。我又问到你们不打他吗?老人答道,他妈护着不给打,学校老师打儿子,他妈也护着,甚至于是宠溺的程度,十二三岁的时候还帮他穿衣服穿鞋子(大抵是人们说的慈母多败儿?)
我话风一转,问道:你太太怎么不和你一块来?
老人说道:我和她早就互相不管了,她玩她的我玩我的.....有多不和呢,大概是两人分开住两房间,各自做饭,互相不管,此中原因不得而知。我又问:那你们过年还走亲戚吗?老人说:双亲都不在了,都不走亲戚了,各过各的。像这样既无爱情,又无亲情的两口,应该是很悲惨吧?老人突然与我说道:小伙子,24岁还早,选另一半一定要擦亮眼,看错了人像我一样就很惨。我不知如何回答,只能笑笑做罢。
餐毕,老人从包里拿出一盒子药,药丸和胶囊大概有七八种,我有点诧异,问道:你都得了什么病?
老人说:脑梗、高血压,糖尿病。他熟练地拿着药丸,就着牛奶服用。我仔细一想,说道:那你还吃蘸糖烤面包和白粥?你一会去甲板多走动走动,多消耗点糖。老人竟笑的和小孩子一般,嘴里喷出了还未咽下的白米和鸡蛋黄,说道:我就是喜欢吃油炸的东西,特别是油条,白粥也好,甜!(这后来让我想起了已故的外祖父,与他竟有好多相似之处,躺在床上眼角不禁湿润,越发控制不住,黑暗中发出哽咽声,不知我的室友有没有听到,会不会嘲笑我)
我带着老人走到电梯,帮他选好电梯送走后回了房间,躺在床上想着老人的故事,思考了许多。作为一个父亲,老人很多是无奈吧。作为一个丈夫,他内心的想法我猜不出。作为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,他看到我一定想起了年少时的情景,至少他嘴上总是挂着,你好年轻啊。想着想着就怀念起了慈祥的外公,泪流不止......
那一丝阳光不是很刺眼,但照进了我和老人的心里,应该是很温暖的吧。海上日出

  Previous post 已到最后一篇
Next post   开博第一篇

添加新评论

  Timeline:2020-08-07

We have responsibility to make this world a better place.Because noting can stop what we can do together.

updated on :

  关于博主

如果难过就努力抬头看天空吧,它那么大,一定可以包容一切难过和委屈。

  近期评论

  • 暂无评论

  分类目录